王美雲/風尾窯

工藝

食器、花器、容器、茶碗(氧化、還原、柴燒)。

年輕時初踏入陶的世界,受到日本民藝運動大師濱田庄司的啟蒙。
濱田形式多樣,深具生命力的作品強烈感動了我。
其技法中的化粧土使用、潑釉的處理,以及如書道藝術的淋釉方式,都是我所心儀的風格。

民藝運動師法古人作法的觀念,無分漢唐、宋或朝鮮李朝的兼容並序,
無古無今,豐富了我的陶作習藝之路。
大學時期短暫的學畫習舞歷程,讓我得窺西方文化的奧義。
之後接觸了內斂而優雅的陶藝女神Lucie Rie,
從而開啟了我同為女性陶作者特有的著重觸感的體驗,
其感性優美且延展度極強的造型,都讓我連結到習舞時期所碰撞到的自我。

早年的啟蒙與爾後的重重探索,受益於諸位民藝運動名家的感召等等,
都是我一路走來仰之彌高的巨嶺,只能在景仰中謙遜地學習。
我近年來熱衷於土質的探索、不同方式的燒窯與土、釉的結合,
亦從事陶藝教學並為多家日本料理餐廳制作食器。


1. 請用三個「形容詞」形容自己的品牌。

有年紀的人所做的、既不新也不舊、生命力依然盎揚。

2. 想在島作與大家傳遞分享的訊息?

陶藝之事可深可淺,若真想以陶作為終生志業,則需以虔敬之心待它、待己。

3. 請以自己的手作物思考,向大家介紹一位師法的大師或崇敬的對象,也請分享你介紹這位的原因。

當然,濱田庄司和Lucie Rie是我的至愛。

Micheal Cardew也是我所崇敬的陶藝家。
他在二戰前後曾經兩度到西非教授陶藝二十年,並協助發展當地的陶瓷業,
造福當地經濟,如同濱田庄司振興益子為陶都那般。我敬仰他們二位的人道精神。

另一位則是甫離世未久的鯉江良二。
他早期是旅居國外的前衛藝術家,中年之後回歸日本,
創作了許多極具個人風格,且融合了自由與傳統精神的可觀作品。

作者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