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的100種樣子——島知讀講座2

讀書就是娛樂

主講 / 京都ホホホ座店主  山下賢二

提問 / 渡邊香織

逐字稿:

好,我們準時開始,為了做一個守時的人。

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講座,島知讀第一場是山下賢二先生的《讀書就是娛樂》。山下賢二先生在台灣出版過一本繪本《山下同學不說話》,這本繪本廣泛地被討論,包括心理學家們也對書中的山下小朋友有一些心理層面的探討,這本書全然就是山下先生個人的故事,有機會請大家一讀。

山下賢二先生在京都經營的「ホホホ座」,除了販售書籍之外,他還外掛一個出版的工作,以更多元的角色在面對書。等一下他就會跟大家介紹,對他來說,為什麼讀書就是娛樂?為什麼書店可以持續經營二十年?而且他現在的模式非常特別——用同樣的名字,有好多間都叫作「ホホホ座」,但是都經營著不一樣的內容。

我要去他的店之前,會先經過另外一家「ホホホ座」,我就覺得很奇怪,「ホホホ座」不是一間書店嗎?怎麼會是一間雜貨店?但是再往前走一點,又會看到另外一家「ホホホ座」,這種既連鎖又獨立的一種經營模式非常奇特。也許等一下山下先生也可以向我們說明一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有這樣的聯想呢?

渡邊小姐是無印良品京都山科店的負責人,也是今天的提問人。這次多虧渡邊小姐居中協調,我們今天才可以有這兩場演講。最後,我們大概還會留30分鐘左右的時間,若對山下先生的出版物或是他的書店有任何疑問的,都歡迎大家等一下踴躍發問。

好,那就請大家先掌聲鼓勵,歡迎兩位。

你們好,我是渡邊,今天還請大家多多指教,謝謝。

今天早上到市集拜訪的人很多,我們也帶了很多的書以及雜貨要跟大家分享。然後,今天很不好意思,我因為太緊張了,頭髮來不及整理好,請大家見諒。(笑)

今天的演講內容主要是以山下先生為主。我是無印良品的書店的負責人,平時在工作當中受「ホホホ座」和「誠光社」許多關照,兩間店的經營內容我都非常喜歡,也承這次機會協助邀請他們來到這裡向大家演講,還請大家多指教。

昨天我們從京都來到台灣,到台北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想請問一下,山下先生這次是第幾次來台灣呢?

大家好,我是「ホホホ座」的山下。我上一次來的時候是四年前,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來做了快閃店和演講,非常喜歡台中。

其實山下先生很討厭冷的地方,所以很開心來到溫暖、有點微熱的台灣。雖然從今天早上開始台灣就變很冷,但還是很期待這次的台灣旅行。

那我們馬上來進入今天的正題吧。

好的!現在在投影片上的照片,就是由山下先生自己所拍攝的「ホホホ座」淨土寺店的照片。

這邊有人去過山下的店嗎?(台下有許多讀者舉手)

謝謝,謝謝大家!

「ホホホ座」近年很受外國人的歡迎,是非常有人氣的一家書店。

在疫情之前,原本我們日本的客人比較多。疫情之後,反而是外國客人增多了。

原來如此(笑)。今天的主題是「讀書就是娛樂」,希望大家不要覺得讀書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而是像看電視一樣,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這是我的台詞吧,請讓我講這件事。(笑)

剛剛我搭捷運來會場的時候,看到很多人低頭在看手機。在當今這個時代,如果不是自己積極地有所準備,看書這件事情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樣,現在手機已經成為時代的主流了。

但是我認為書本身的存在是更柔軟的,像什麼呢?像DVD、像電影、像音樂、書,都一樣屬於娛樂的範疇。也有人會認為讀書是一種接近唸書、考試,要很認真去做的一種行為,其實並不是。我想要讓大家能夠去體會讀書是一件非常放鬆、有樂趣的事情,如果我們能夠把讀書的門檻降低,讓更多人想讀,我們的書市也會活絡起來,

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呢,我們進入下一張投影片。

剛剛開場的時候稍微介紹過了山下先生的個人簡介。現在就開始為大家介紹書籍的部分,這本書是有關山下國小時期的繪本《山下同學不說話》。

我從幼稚園開始,大約是4歲時,一直到我小學畢業典禮, 在這9年當中,我在學校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一開始,我就對人生中第一次要在班級中的自我介紹感到非常疑惑,因此開啟了我之後都不說話的這9年。在這一本繪本當中,有許多老師非常認真的挑戰想讓話語從我的嘴巴中吐出來,但都並沒有成功。一直到最後,他其實有嘗試一件事情,那究竟是做了什麼事呢,大家請自己讀讀看吧!

喜歡去上學,對嗎?

非常喜歡!我也有非常多的朋友。可是對老師來說,我是一個非常麻煩的孩子。雖然我的心是敞開的,可是嘴巴卻是緊閉的。

山下先生如何變成現在的他,在小時候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了,山下先生的小時候就是這本書中描寫的樣子。

好的,現在再回到我們的簡報。山下先生也有著作《崖書房的日子》這本書,就是關於之前「ホホホ座」書店的前身「崖書房」的書,在這邊為大家做一些說明。

那我簡單的介紹《崖書房的日子》這一本書。

大約20年前,2024年時我創立了崖書房,它是我的第一間書店,是一間非常不顧周遭人眼光、奇特、想不通的一間店。(笑)這個我剛剛手指的地方,其實有一個小庭園,裡面我養了烏龜。(指)

這間店我經營了11年,在這11年當中,我從失敗中學習書店經營的方法。

當時店有一塊區域,是插畫家Miroco Machiko小姐畫的,對嗎?

其實非常巧合,我有一個朋友,是Miroco Machiko小姐的大學同學,所以當時才邀請她來作畫,與她現在比較廣為人知的繪畫風格有所不同。
在崖書房要搬去ホホホ座的時候,我當時的房東並不知道這幅畫的價值,就叫我把這一幅畫消除掉,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指)那邊書架上的豹,也是Miroco小姐畫的嗎?

是的!這一幅畫現在還是能夠在ホホホ座看到。

在天花板上也有畫是嗎?

是的,那是住在附近的學生的作品,那個也被消除掉了。

我之前也在京都住過,然後但是沒有機會去拜訪崖書房,現在看了照片讓人非常地想去拜訪看看。

崖書房的大小,大約就等於我們今天大家所在的會場,非常的大。

這邊有人曾經去過崖書房嗎?(台下有許多讀者舉手)

喔喔喔!好厲害!傳奇。(笑)

好的,從崖書房到ホホホ座淨土寺店,這兩間店的位址,彼此會距離很遠嗎?

從原先的崖書房到現今的ホホホ座淨土寺店,走路大概15分鐘。

內部裝潢都有所變化嗎?讀者方面的變化呢?

客層變化非常地大。在崖書房的時候,我們的讀者大多是藝術大學的學生。那搬到ホホホ座之後,主要客群變成是年輕的媽媽或是老人家比較多。

我之前去ホホホ座淨土寺店的時候,遇到小學生背著書包來到店裡,也有附近的老人家會經常來店訂書,還有媽媽會帶著小寶寶來到這裡,我想,這是一間受到大家喜愛的店呢。

我感受到的ホホホ座是這樣的。那麼對於內部空間,山下先生有什麼想跟大家分享介紹、的嗎?

(指著簡報)從正面看過去的內部照片,這邊有我們藝術展示的空間、繪本區塊、販售CD、DVD的區塊、生活雜貨等。我放了一些料理的書籍、生活的書籍、食譜、藝術的書籍。(從右指到左)從這邊開始是女性喜歡的書籍一直到男性喜歡的書籍。

有時候我也會改變一下書籍陳列的方式,跳脫原先的模式,稍微轉換一下大家腦中的固有印象。

那,一開始就是變換書的擺設順序,大概是這樣子嗎?

沒錯。(指著中間的區塊)這個平台我們擺放的是最「Fresh」的書籍。不是指大家一般想像的暢銷書,而是擺放ホホホ座本身最暢銷的書。

在店裡也會舉辦一些活動嗎?

是的。我在崖書房的時候有點亂來,我們還請了打鼓的樂團來店裡面表演。連書本都跳起舞來了。(笑)

為了有這樣的空間,要把書櫃整個搬開嗎?

是的。(笑)不過現在ホホホ座大部分都是舉辦像今天這樣子比較新型態的談話活動。

對我而言,我覺得ホホホ座非常寬廣。原本的崖書房也是大概這個大小嗎?

(指照片)照片沒有拍進去的區域,是放雜誌的區塊。

現在,ホホホ座在日本有好幾家分店,現在就來為大家介紹一下ホホホ座。

(看向簡報)這個是ホホホ座金澤店,還有pon pon ponホホホ座,從這兩間開始,是怎麼樣的店呢?有請山下先生為我們介紹一下。

ホホホ座在日本全國,目前總共有7間店,每一間店都經營著不同業種,但都以「ホホホ座」為名。因為我們的業種不同,所以我特別用「親戚」這兩個字來代表我們的關係,

在石川縣這邊的ホホホ座金澤店,是咖啡館跟藝廊,也是設計公司的展示空間;ホホホ座交野店在大阪,他是二手書店;ホホホ座西田邊也是在大阪,是由家庭主婦所經營的二手書店;今治的ホホホ座在愛媛縣,是活動展演空間,並沒有賣書。

只要店名中有「ホホホ座」就沒問題了,不管怎麼樣排列都可以。因為我們是親戚。(笑)

關於ホホホ座的親戚們,在《ホホホ座の反省文》這本書裡面有許多介紹。請問這些店是由山下先生直接指導如何經營的嗎?

所有想要把「ホホホ座」含入店名當中的這些人呢,在面試的時候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工作比我認真」就可以了。大部分來應徵的人都會面試通過。(笑)

難不成在台灣也可以經營?

行業不拘,開拉麵店也不錯喔。

但是,如果有困難的話,你會伸出援手嗎?

我們彼此都能夠互相幫助,盡量讓對方的招牌不要掉下來就好了。

將店名冠上「ホホホ座」,這樣小型企業的形式,我們並不會從中收取類似版稅這樣的報酬。因為在生活當中讓這個名稱廣泛地出現,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品牌化的效果。因為每一間店都會在網路社群當中交換商店訊息,那會讓不清楚內情的人認為,原來ホホホ座是一家全球化企業。

真的是前所未聞並十分獨特的家族企業經營模式呢。最初,「ホホホ座」是由山下先生和其他幾名夥伴一起創建的。

(看向簡報)《わたしがカフェをはじめた日》是從崖書房轉變為ホホホ座時,由「ホホホ座」所出版的一本書。

為什麼我們會開始經營這個出版部門,其實就源於我們出版的第一本書,將在在京都獨立開咖啡店的女性的故事集結成書。並不像大家平常所知道的訪談。消極的想法、真實的想法也都放在這本書當中,讓讀者聽見這些女性經營者真正所思考的事情。

在停止經營崖書房時,有人向你提議過想看一本這樣的書嗎?

主要為什麼會有這樣發想,是我在其中一家咖啡店做展演的時候,他們給了我一個這樣的靈感。但我當時思考的是,我本身經營書店,究竟要怎麼做出版這件事呢?

「會來咖啡館的人一定是喜歡喝咖啡,那我就做一本咖啡的書吧!」,當時我從這個地方切入這本書。完成這本書的時候還在經營崖書房,還沒有變成「ホホホ座」。是透過這一本書,讓我們初次露出了編輯團體的名稱,所以,其實「ホホホ座」一開始並不是書店的名稱,而是一個編輯團體的名字。

是在那決定要停止經營崖書房的時候,就決定要出版這本書了嗎?

並不是。其實是搬家之後在想店的名稱該怎麼取呢?才想到說,對了!我們可以用既有的編輯團體的名稱來作為店名。

雖然現在編輯的工作稍微停止了,但是在「ホホホ座」開店初期,有出版這一本《焙煎家案內帖》介紹手冊,還有在《POPEYE》這本雜誌上面,我們有一個京都的特輯〈HOPEYE〉」。

山下先生出版這本書的時候,是親自去採訪嗎?

當然。我本人會去京都做採訪。像是《わたしがカフェをはじめた日》這本書,幾乎所有的文章都是來自我的撰寫。

這本書非常像繪本,然後裡面的畫也非常的可愛,特別請插畫家來繪製。在ホホホ座編輯團隊當中,有一位設計師專門來做這件事情。

ホホホ座這個編輯團體有4位核心成員。除了我以外,當中一位是編輯角色的松本先生,還有一位是剛剛所提到的設計師,那另外一位是經營中古唱盤店的加地先生。我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店,因此之故,我們的的觸角變得更寬廣一些。

這些團隊成員是由山下先生親自邀請的嗎?

這件事情責任重大,我並不會主動去邀請別人一起來做而讓他們感覺人生非常困擾,這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想要加入ホホホ座的人,是從編輯團隊成員得到資訊後,山下先生親自去拜訪嗎?

當然。

這當中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的人格、性格以及他想要經營這件事的心意嗎?

首先是他對金錢的價值觀。過去曾有非常有錢的人對我說他也想加入ホホホ座。但我冷靜下來想一想,像這樣子的一個地位差距,是不是之後我們有可能就會被併購啊?(笑)當時ホホホ座的編輯團隊成員經過開會決定對拒絕那位的加入。換句話說,我最重視的是一起共事的人是不是共享同一種金錢價值觀。

第二點,High Sense(高品位)也是很重要的。這並非指我們一般想的那種漂不漂亮、美不美麗的事情,而是看一個人是不是擁有他自己的獨創性。

第三點,就是剛剛我說的要比我更認真。(笑)認真能夠顯現在一個人的性格中。

雖然在日本這些名為「ホホホ座」的店,各自經營的行業都不一樣,但卻能夠從整體的氛圍中感受到他們有相當的協調性及一致的氛圍。

想請問一下山下先生,目前ホホホ座的營業時間大概是怎樣規劃的呢?

我今年有幾天想要休息了,因為我也有點年歲了。

目前在ホホホ座淨土寺店,總共有幾位店員在負責營運呢?

主要有一位正職、兩位兼職。

今天你沒有在店裡面,沒問題嗎?

我的店員非常優秀,從昨天的銷售額就知道賣得非常不錯。(笑)

那你現在在台灣⋯⋯就等於同時開兩間店呢

銷售額,兩倍!(笑)

是呢。每次到ホホホ座,都覺得這間店並不會跟著時代的節奏走,像是隨著聖誕節或是新年變化不同的擺設。而是一直都有書,只是書的陳列會有所改變。

先跟大家報告一下,今年12月我會做聖誕節的活動。

為什麼在崖書房的時候沒有做聖誕相關的活動呢?是因為在全世界都慶祝聖誕節的時候,我希望這間店能夠讓那些沒有同伴可以一起慶祝的人,也能夠非常輕鬆的走入店裡。

我也認為,這樣的地方無論你什麼時候去,都是可以讓大家心靈非常沉靜放鬆的所在。

有很多地方,大家通常都會梳妝打理穿戴整齊才去店裡光顧。山下先生一直以來都會說,「欸~穿著睡衣來ホホホ座也行喔!不化妝來也行喔!」這裡是一個讓大家可以輕鬆自在自由來去的一家店。

我希望能夠有一間讓大家能夠放鬆的店,希望大家能覺得ホホホ座像公園一般的存在。不管貧富都可以走進來、純粹殺時間的人也可以來、男女老幼都歡迎。唯一一點,希望大家能夠偶爾買一點書來當作我這個公園的管理清潔費用。(笑)

大家不想要買書的話,去那邊買納豆也可以喔!

我們店裡面所販售的食品,大多都是來自我們生活周邊的店家。裡頭包括了納豆,還有沖繩的黑糖、芥末,另外還有咖啡豆等等。

在ホホホ座,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你絕對不會擺的呢?

沒有。但是,讓大家感覺到不舒服的東西,我是不會賣的。比如女性的裸體寫真集,因為從女性的眼光來看可能會有一點不舒服,所以這樣子的商品我是不會販售的。以及特定宗教團體的書籍,也沒有放在店中。除此之外,我的店裡面什麼書都可以賣。

另外,排行榜上的最暢銷書,我也不賣。

我希望能夠在店裡面提供大家無法從別的地方得知的新資訊。當暢銷書真的翻拍成電影上映的時候,反而在店裡面變得不受歡迎,意思是說,那些受到大眾好評的書籍,銷售成績並不好。

所以,收到這些受到廣大好評、電影化的書時,我就會把上面的書腰、貼紙等標籤取下來。

平時展示書籍時,你是否也會在擺放物品時做出取下書腰或封面等類似的事情呢?

這在繪本其實是非常常見的,因為繪本他整體圖樣都經過設計,一旦有書腰就會看不到整體設計的巧思。封面比較有視覺效果的本,也會放在比較顯目的地方,讓大家一眼就能看到。

店裡有非常暢銷的書,是不是也會有非常不暢銷的書呢?

書其實非常有趣。就算過去大賣好長一段時間的書,也會走到怎麼樣都賣不出去的境地。但相隔5年之後,又把同一本書拿出來賣,又能開始受到大家的喜愛,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

山下先生認為一本書是否會暢銷,有哪些特點?

有很多人會拿自己的書來我們店裡擺售,對此我非常感謝。但是我要講一件只在今天會場分享的事——在看到書的當下,我就知道這本書會賣還是不會賣了。但是為了不傷害到本人的這個心靈,我會在他面前表現出仔細考慮的態度。

我並非以好或壞來分辨判斷要不要將書上架。舉例來說,一本非常精緻優美的攝影集對我來是可以當作作品來欣賞的,但是在店裡,這本書能不能賣得出去,我能判斷得出來。雖然書本身精美,如果是擺在寫真專門的店家,我相信是會賣的,但是擺在ホホホ座,就會在不同的選書間顯現出價值觀的落差。

在一般的書店裡面擺放這本書,我們可以當作是「作品」,但如果這本書放在我的店,我會以它是不是一件「好的商品」的角度去做判斷。

同為獨立書店,像是今天等一下也會參加座談的誠光社,雖然你們都是獨立書店,但是在通路這方面也是走一樣的路徑嗎?

ホホホ座是走日本傳統書店經營的流通模式。20年前開店時,我心中的選擇只有「跟大家走一樣的路」這樣的選擇。那是怎麼樣的一個系統呢?簡單來說,就是出版社跟書店之間有個經銷商,我跟傳統書店一樣,跟經銷商簽約合作進書。

最近比較蔚為風潮的作法是,很多獨立書店不再透過經銷商進書,而是直接與出版社合作、或直接和作家本人聯繫,將他們的書籍進到商店裡面販賣。

每種做法都有它的風險。我和經銷商簽約之後,所有從經銷商這邊進貨的書日後都能夠再退還給經銷商。雖然這樣的合作模式下利潤只剩一成,但好處是我們的書能夠頻繁地循環,並且無論訂多少數量的書,就算只有一本,免運費就能送到書店。

那為什麼現今的這些新書店,會變成不跟經銷商合作進貨呢?因為在合作的初期,就要繳上一筆大額合約金,提高了合作難度讓許多店家卻步。不過最近有一些小型經銷商慢慢出現了,不少書店開始選擇與他們合作。

就我所知.ホホホ座其實是京都最後一間跟經銷商合作的書店。請問在山下先生之後是不是就沒有新的店是跟經銷商合作的呢?

現在跟經銷商合作的店非常的稀少,是因為初期的資金投入就是一件非常有風險的事情。那20年前為什麼我選擇做這件事情呢?我現在想一想,真的也是滿笨的一件事。

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嗎?

在崖書房的時候,我時常這麼想。最近我的經營狀況滿不錯的,其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是,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我的營業額是反而逐漸上升。

ホホホ座在日本國內是有線上書店的,這也是ホホホ座能夠有比較好的營業額的原因之一。

其實我在京都市內進行著一種「配送書籍」的方式,我會在京都到處跑、到處送書,雖然不能去到京都的每一個地方。在我小時候居住的鎮上,其實書店就會到處跑,為各家各戶送書。為什麼現在送書會變少,是因為很多時候書店只有一個人經營、客人沒有訂書習慣,或是書店自己沒有車子不好配送。不過因為我有車子也不是個人經營,我能夠自由地到處配送,當然另外一個因素,也是我網路上面有商店,能夠自由地銷售。

ホホホ座每天都會在SNS介紹書,而且經常會有2、3不同類型的書。山下先生是否堅持並確實執行了?每天都做嗎?

我每天都會做兩三本不同類型的書籍介紹,盡量減少口語化的表述。為什麼我不要用白話、口語敘述的方式來描述書本呢?雖然我知道這樣做會受歡迎,大家可以立即用非常輕鬆的形式來做回應,但是我希望在書的層面是能有一個保護的,對我來說,我想讓這些介紹內容變成個人化的風格,而能有更客觀寬廣的面向。

你也不在SNS上做節慶的特別活動,大家感受到的溫度卻是一樣的,沒有高低不同。

剛開始使用推特時,還沒有那麼流行。我如果像一般人在上面做一些非常簡單的生活對話,會損傷我店鋪的品牌價值。

如果想要跟我對話,請大家寄email給我。

Q&A

想請教一下,書店內目前的書大概有多少種?山下先生有提到說有時自己送貨,自行送貨也收運費嗎?然後我更好奇的是,在不爆雷的狀況下去介紹書籍,會帶動店裡的書書籍的銷售嗎?謝謝。

基本上,所有你想到的書籍種類,店裡面都有。只有一種是絕對不會發生的,就是教科書、參考書及前面提到的寫真集等等。

剛剛第二個問題是關於運費跟網路商店。因為在京都非常少開車,可能30分鐘就到京都的邊邊了,所以我們在京都市內是不收運費的,送書就成了我在京都遊走轉換心情的方式之一。在配送的過程中,其實有一件附加價值也非常重要,就是為自己的店做廣告。

第三個問題,就是在因為不爆雷,不曝光書裡面內容的狀況之下,與書籍的銷售其實不一定正相關。我會稍微介紹一下書的內容,但不是我本人的感想或觀點來評論,而是以一個非常中立的角度去讓大家知道有這樣的一本書。

我比較好奇像這種像這麼中立的介紹,有反映在銷售量上嗎?

有的。我雖然就是介紹商品書籍,但我會附上我們商店相關的網址,所以大家看到了文章之後就會點選連結來購買。

請教兩個問題,第一題,剛剛說到,ホホホ座都有同樣的一種風格,那個統一的內涵是什麼?第二題,怎麼樣能夠判斷一本書,它不是暢銷書然後他又能夠確定它是一本可能好賣的商品,這個判斷的眼光怎麼培養的?謝謝。

回答第一題,首先,我雖然沒有去過全部的ホホホ座,但對我來說,我看到的每個經營者都非常獨特,每一間店讓人感受到歡樂、愉快。

第二題,其實這跟我的經驗有關係,我知道以前這本書賣得不錯,這個作家寫的書賣得很不錯,這樣類型的書賣得不錯,所以對我來說是我腦中過去累積的資料庫告訴這本書可以賣,即使它不是普遍大眾認知的暢銷書。大家可能會誤解說,我就是以個人風格或是興趣來經營這家店,其實我的店並不是完全反應我個人的喜好。真正選書的,其實是來到店裡的讀者。

如果台灣有人想要加入ホホホ座的話,需不需要到京都面試?他需要攜帶什麼文件或者是有固定的申請格式嗎?

沒有,並不需要準備特殊的文件,只要邀請我們來台灣面試交談就可以了。(笑)

我想請教一下山下先生,因為在我們台灣沒有日本的單一定價制,網路價格還比較便宜,所以到實體店看書網路下單的情況非常普遍。請山下先生想像一下,如果您在網路有絕大價格優勢的台灣開書店的話,您會有什麼樣的作法應對?謝謝。

我個人非常討厭價格上的競爭,別人賣便宜,我要比你更便宜,這件事情我覺得不對。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在店裡面放一般商店不會賣的書,加上我自己製作出版的書籍,我想應該會有很多讀者為了買這樣一本書來到我的店裡。

我想詢問的是我自己遇到的問題。我和先生共同經營一家書店,在書店販售的時候,我們跟顧客有非常多的互動,通常這樣的銷售量是OK。但是問題是,當我們不在店裡時,我們的同仁就沒辦很順利地進行書籍銷售,所以我一直很困惑,到底要怎麼樣去培養工作夥伴?

有可能要詢問店裡面的同仁,他的事跟我的事的分界點在哪裡。其中有一些方法,比如把一個書櫃、一個角落交給這位同仁專職負責,從進貨到銷售的整個過程都由他一個人來負責,讓他從頭到尾去體驗這件事情,從販售的過程當中,以銷售額的消長讓店員能夠自己去感受「銷售的美味關係」,這是一個很好的方法,共融也共好。

我很好奇,不同業種的人是為了什麼來決定他們想要跟ホホホ座合作?謝謝。

為什麼想要把自己的店上面要擺上「ホホホ座」這個字,我們應該只能問這些店的經營者本人吧。(笑)但就我而言,我想應該是我們的店看起來非常愉快、非常活潑而吸引他們,他們來跟我們做類似加盟這樣的事情。

基本上跟各間店並不是非常緊密連結的關係。唯一大家都出席的場合是我的新書出版,大家齊聚。
就像我所說的,親戚是不會一年到頭都見面的。

我想請教山下先生,可不可以分享一兩個店內辦過的有趣的或是特別的企劃?謝謝。

首先還是先從崖書房說起。印象深刻的是在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的時候,我們為了幫助這些受難者,在店前舉辦了Live演出的募集款項的活動。當時,我們並非統一募款,現場的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要捐給哪個機構。

基本上就是想要在店裡面提供各種不同多元的價值,就像在料理書的區塊裡,這個這個書櫃我會提供肉食的書籍,也有蔬食的食譜,但是其實選購書的人不是我,而是來到店裡的客人。不同價值觀的人來到店裡依照他們的想法選書,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我最能夠做到的,就是陳列多種不同的價值,讓大家清楚理解世界上有如此多元的觀點。

好,還是非常鼓勵大家有時間的話,在京都坐一小段公車,就可以立刻到山下先生的店,非常有趣這樣子。

那我其實特別想提一下渡邊小姐,她雖然在無印良品工作,但是她有一件事情讓人非常振奮——她出了一本書《一件毛衣》,這其實是被公司否決的一個企劃案,公司沒有預算做,她將企劃的展覽形式變成一本書出版。我覺得非常有趣,你千萬不要在你現在的工作上面受挫,然後放棄。沒有,你要帶著這個企劃想法,也許你也可以自己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來。我認識渡邊小姐的時候,她活力十足地正在惠文社協助朋友的活動。我們以為很安靜優雅的京都,其實生養著這麼多精力充沛的人,很多京都人每天都為了很多新的想法在生活,這一點其實讓我非常的羨慕。

所以,跟京都人尤其是兩位這樣子的人一起工作,體力腦力要一直跟上!
我們非常感謝文化部提供了這樣的機會,讓我們有機會可以邀請兩位,也非常感謝大家今天來到這個現場,謝謝。